竟夕

注册乐乎为了楼诚

西安裁判

简直太可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原地转体360度托马斯全选爆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能这么可爱!

都点进来看看啊啊啊啊!
看看我们小杨!

蹦蹦跳跳地进场了
没走两步突然开始走摇滚步
梦梦跟在后面走出了操心老父亲步伐2333

视频来源:微博@马铃薯炖土豆_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撒娇精!

我本来不是想要做颜粉的,但是小杨老师你怎么能这么好看

每次看到 的得地 混用我都特别跳戏

今晚的小杨,太可爱了ಥ_ಥ怎么能这么可爱!

[DVD]不逃学威龙

左轮:

Dino & Viho

电影里的高手都是我有内伤你们不知道,还干掉了你们,那样比较屌。 ​

杨文昊第一次说这话的时候还没积攒出一身大大小小的伤,心气高又酷得不得了,痛啊累啊都默不作声咽进胃里——直到胃也出了问题,那些苦痛难再下咽,也无法再遮掩。

六月的北京已经可以窥见暑伏的高温,杨文昊觉得闷,视线在乱糟糟的房间里扫了半圈,最终落在和衣服堆在一起的空调遥控器上。

胳膊刚伸到一半,屁股还没离开沙发呢,坐在地板上的黄景行就掀了掀眼皮:“别动。”

杨文昊听话地坐回去,心下又觉得有些丢份儿,抓了个沙发抱枕往黄景行身上扔,念念有词道:“侏罗纪公园之击中霸王龙。”

黄景行敏捷地躲开抱枕,用铅笔敲敲画板:“给你画素描呢,你起来干什么?”

是的,SuperDino还会画素描。

滑板、拳击、美术、架子鼓等等等等,似乎没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好的。

还好他最爱的是舞蹈。

杨文昊指了指空调遥控器。

黄景行放下画板,跨过到处乱堆的衣服将遥控器捡了起来,“28?”

“26度吧宝宝。”

“行。”

再回去端起画板时,发现杨文昊已经换了八百个姿势,只有那条半个京城街舞圈儿都对他千叮咛万嘱咐千万要养好的腿一动不动。

黄景行一手转着笔,一手支着下巴,直勾勾地盯着那条腿。

良久,素以心灵鸡汤闻名微博的舞王难得言辞犀利:“不敢动了?你还知道害怕?”

杨文昊其实不怕的,黄景行给他带来的新护膝里面夹了钢板,感觉巨安全。

“没那么严重。”他将丢在沙发扶手上的头巾拿下来,缠在膝盖上,还打了个蝴蝶结,“我知道舞蹈寿命比舞蹈成绩更重要,不会再出现像去年胃出血那么严重的问题。”

黄景行低头看画,他其实基本已经画完了。画板上的杨文昊低着头陷在沙发里,剩下的一些细节不需要去对照真人他也能补全。

“胃病也不是去年才开始的。”他在画中人的胃部上打了个叉,“2011年你就嚷嚷过胃疼。”

2011年的时候他们已经各自在北京有了房子,早就结束了一起北漂掏完房租身上加起来只剩三块钱的生活,去哪里都被人喊老师,跑巡演的时候十七八岁的dancers都称他们是OG。

巡演后半段杨文昊状态不好,大move做不了,solo之前还要喝红牛。黄景行从重庆站就开始问他哪儿不舒服,问到深圳站杨文昊才憋出一句胃疼。

“膝盖内积水,还有内侧韧带拉伤,咱们没毕业的时候就多多少少都沾上了。”黄景行在画中人的膝盖上连着打了三个叉,“半月板出问题是什么时候的事,你没和我说过。”

在现音的时候两个人就是练舞疯子。

杨文昊进现音晚黄景行一年,两个人交集并不多。其实整个现音里没几个比杨文昊个子高的,黄景行早就注意到这个大龄学弟了,他也不信杨文昊进现音之后没听说过自己。

现音到现在都流传着黄景行练舞把地板都跳漏了的传说,黄景行辟谣了无数次都无果。他是现音的标杆,在读时就是学校里名头最盛的学生之一,毕业后更是成了校园传奇。

第一次打招呼是在排练厅,黄景行在闷热的午后拎着面包机走进去,地板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几个练累了的学生,他一眼就瞧见了窝在墙角昏昏欲睡的杨文昊。杨文昊的皮肤比所有人都白,即使一言不发,也不会淹没在人堆里。

他摁开音乐,专心致志地练他的Robot动作。扭头的时候刚好对上杨文昊的视线,后者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还没彻底从困倦中挣扎出来,瞪着通红的眼睛看着他,像一只支棱着耳朵的兔子。

那个下午,聒噪的蝉鸣被音乐声敲击得支离破碎,黄景行休息的时候杨文昊走过来问了他几个popping相关的问题。具体问了什么黄景行已经记不清了,但他记得他撩起上衣擦了擦脸上的汗,想着这家伙个子怎么这么高,他记得那时的杨文昊跳的是hiphop,他记得他们的手臂在交谈之中轻飘飘地撞在一起,一个操着一口重庆普通话提问,一个操着一口温州普通话回答。

在他们相熟之后黄景行没有特意问过杨文昊为什么转跳popping,他们隐隐约约都能够意识到,在那个第一次打招呼的排练厅里,黄景行练习的第一个动作就勾起了杨文昊对popping的兴趣。

第二年暑假他们没有回家,彼时的北京房租还没高到离谱,他们在学校外面租了个房子,又从家具城淘了个kingsize的席梦思垫子和大松牌电风扇。

白天翻墙进学校练舞,晚上挤在一张床垫上,靠着电风扇那点儿微薄的风力度过了半个夏天。

年轻是真的好,翻了成千上百次的墙也不害怕受伤。

黄景行也是有伤的,他坐在校门口的烧烤摊旁,和杨文昊一人拿着一根中街老冰棍,互相冰敷彼此疼痛的膝盖。

那时他们刚结束一天的练习,背后是回归了宁静的校园和没有雾霾的北京夏夜,一个巨大的风扇支在烤炉上方,抽走了所有浓烟。

杨文昊盯着那个风力强大的风扇艳羡不已:“这个要是搬到咱们出租屋里,晚上就不会那么热了。”

黄景行吹了一瓶啤酒,视线顺着浓烟散去的方向一路往上飘。纯粹的快乐包裹着他,仿佛只要继续跳舞,就连天上的星星都能摘得到。

然而这一刻的他伸手能够抓到的只有杨文昊,他推了推杨文昊的胳膊,道:“昊子。”

杨文昊和他一起抬头往天上看,就那么一瞬间,御夫座阿尔法流星雨的第一颗流星在夜空中擦出一道亮眼的弧线。

接二连三的流星落了下来,黄景行不记得自己许愿时闭没闭眼睛,他觉得他闭上过双眼,又觉得他看得清记忆之中的所有星星。

那个夏天,他的愿望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

第一颗流星被他们纹在了手腕上。在梦想最需要去坚定的年纪,遇见一场流星雨,这样的故事一辈子只有一次。

他至今也没有问过杨文昊许了什么愿,却又清楚的知道,在他们相互支撑的这些年里,那个愿望一定已经实现。

九月份开学之后他们渐渐能接到一些对学生而言还不错的演出,在夜店和人battle时认识了许多北舞堂的朋友。高博冯正李琦,那么多热爱舞蹈的人聚在一起。在高博第一次提出舞佳舞的构想并邀请黄景行和杨文昊一起加入时,在北京连个厕所都买不起的他们却觉得自己在北京有了落脚之地。

就决定要一直一直跳舞了,跳一辈子。

第一次出国比赛也是一起,其实黄景行前一年就拿到了中国赛区冠军,结果签证办理出了问题,第二年才和杨文昊一起出国。

世界级赛事,对手是以往只能在网络视频里看到的人。比赛的前一晚,两个人在宾馆里翻来覆去。

他问杨文昊明天咱们穿什么衣服。

杨文昊问他咱们现在是应该练习还是保持体力。

最后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另一张床上堆满了选择困难的衣服。

杨文昊贴在他耳朵边说:“宝宝我想起咱们一起租房子的时候了。”

黄景行想起的却是他们第一次说话的那个下午,闷热,兴奋,并不熟稔的交谈,手臂在不经意间轻轻地撞在一起。现在他们的手臂紧紧贴着,不再有任何距离。

那一年杨文昊在八进四时输给了Gucchon。黄景行拿了他的第一个国际亚军,也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胜出之后被台下的观众起哄。

彼时的中法关系并不友好,黄景行胜了一位法国舞者,观众席中有嘘声,裁判席上的Salah起身,斩钉截铁地对观众说这是我们的判定,如果你们有问题,直接来找我。

那一刻,他脑海中以舞蹈为中心的世界变得更加广阔。

赛后两个人凑在一起总结了许多问题,不光是技术上的,还有一个舞者成熟的心态上的。

这么多年来他们早已数不清又因为舞蹈而出了多少次国,然而无论是参赛还是坐裁判席,都没有哪一次在心理上带来的触动能及得上他们一起出国的第一次。

人生就这么长,每一个有意义的节点,都和彼此交错在一起。

“半月板是有些疏忽了。”杨文昊认真道,“宝宝你最近做过检查没有,没做赶紧去,要不是刘畅拉着我去医院检查,我都没想到半月板磨损已经这么严重了。”

黄景行将画板放到一边,“你能成功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

其实黄景行身上的伤不比杨文昊少,他感慨的,更多是杨文昊的心性。

什么睡觉不锁门小偷进来把电脑偷走,什么钥匙落在The V工作室里,翻窗户进去把门打开之后,出来的时候又没拿钥匙。还有一年舞佳舞总部搬到了一个离杨文昊家特别进的地方,这人晚上睡不着就去公司的排练厅练舞,一直练到在排练厅里睡着。

那种带着童趣的心性,正面是放大所有的快乐,是和黄景行一起结束密室逃脱游戏之后在背景音乐响起时放肆地跳舞,是自己的潮牌服装做起来之后押着朋友们当模特然后承诺我送你们一辈子衣服;反面是藏起所有的不快,膝盖痛,没关系,状态不好,喝能量饮料,胃疼,不说。直到倒下了才爬起来嘱咐别的人去爱惜身体。

黄景行也从不张扬自己受过多少伤,但他没有想到这种不张扬被杨文昊做到了极致。

2013年杨文昊胃出血出到失血昏迷,送去急救时胃里几乎被血灌满,命差点没了。

可以探视之后黄景行站在病床边,医生嘱咐一句他点一下头。

狗屁电影里的高手都是我有内伤你们不知道。

做完手术之后的那几天杨文昊整个人都是灰白的,还有心情笑话黄景行脸上的胡茬。可是黄景行没有心情玩笑了,他说杨文昊,咱们才在一起跳了十年,你还想不想和我一起跳到老?

那之后杨文昊回重庆休养了大半年。他在北京的时候经常怀念重庆小面,结果回重庆之后还是吃不着,只能喝粥,吃药。不能吃刺激的食物,更不能跳舞,因为除了胃病还有并发的贫血。跳舞需要体力,而狗屁电影里的有内伤的高手贫血到爬个楼梯都头晕。

这一切不过是去年的事。

黄景行将杨文昊缠在膝盖上的腰果花头巾解开,隔着护膝摸了摸杨文昊的膝盖。

“高手,去年那一次就够了,你别再吓唬我了。”

他已经习惯了在自己生日的时候往杨文昊脸上抹蛋糕;习惯了每年jd中国区比赛不是自己和冯正一组对上杨文昊和林梦,就是自己和杨文昊一组对上别的舞者;习惯了自己遭人误解时杨文昊长篇大论地替他发声。纵然他们早已不再像少年时那样终日厮混在一起,同一舞种上也跳出了不同的风格,但在心灵上他们从未分离。

杨文昊休养身体的那段时间里,黄景行感受到了一种陌生的、后知后觉的恐惧。杨文昊用两条微博就揭过的生死一线,实际上在他们两个人的心头压了将近一年。

直到昨天,刘畅陪着杨文昊去医院之后在微博上感慨了一番后者伤痕累累的膝盖。黄景行飞回北京之后第一件事并不是问杨文昊怎么又受伤,而是夸奖他至少知道及时去医院做检查。

“你放心,年末还要一起排舞呢,我肯定好好恢复。”杨文昊从沙发垫底下掏出个iPad,“看电影吗?”

黄景行失笑:“都陪你看了五百遍周星驰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在看《回魂夜》时忍住不哭?”

“……你知道友尽两个字怎么写吗?”




夜色落下来,常威终于暴露了他会武功的事实,包龙星的衙门里一片鸡飞狗跳。黄景行扭头打量杨文昊的侧脸,恍然间仿佛回到了校园。挤在一起听音乐,挤在一起吃零食,挤在一起看姑娘,挤在一起抽烟。

一眨眼就是十余年。

看完电影之后杨文昊又拉着黄景行看了一遍MJ扮老头跳舞的视频,道:“等我状态恢复了我也拍一个扮老头跳舞的。”

“嗯。”

“到时候你扮成老奶奶。”

“……”

“我说和你一起跳到老,就一定和你一起跳到老。”


end

[DVD]不逃学威龙

左轮:

Dino & Viho

电影里的高手都是我有内伤你们不知道,还干掉了你们,那样比较屌。 ​

杨文昊第一次说这话的时候还没积攒出一身大大小小的伤,心气高又酷得不得了,痛啊累啊都默不作声咽进胃里——直到胃也出了问题,那些苦痛难再下咽,也无法再遮掩。

六月的北京已经可以窥见暑伏的高温,杨文昊觉得闷,视线在乱糟糟的房间里扫了半圈,最终落在和衣服堆在一起的空调遥控器上。

胳膊刚伸到一半,屁股还没离开沙发呢,坐在地板上的黄景行就掀了掀眼皮:“别动。”

杨文昊听话地坐回去,心下又觉得有些丢份儿,抓了个沙发抱枕往黄景行身上扔,念念有词道:“侏罗纪公园之击中霸王龙。”

黄景行敏捷地躲开抱枕,用铅笔敲敲画板:“给你画素描呢,你起来干什么?”

是的,SuperDino还会画素描。

滑板、拳击、美术、架子鼓等等等等,似乎没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好的。

还好他最爱的是舞蹈。

杨文昊指了指空调遥控器。

黄景行放下画板,跨过到处乱堆的衣服将遥控器捡了起来,“28?”

“26度吧宝宝。”

“行。”

再回去端起画板时,发现杨文昊已经换了八百个姿势,只有那条半个京城街舞圈儿都对他千叮咛万嘱咐千万要养好的腿一动不动。

黄景行一手转着笔,一手支着下巴,直勾勾地盯着那条腿。

良久,素以心灵鸡汤闻名微博的舞王难得言辞犀利:“不敢动了?你还知道害怕?”

杨文昊其实不怕的,黄景行给他带来的新护膝里面夹了钢板,感觉巨安全。

“没那么严重。”他将丢在沙发扶手上的头巾拿下来,缠在膝盖上,还打了个蝴蝶结,“我知道舞蹈寿命比舞蹈成绩更重要,不会再出现像去年胃出血那么严重的问题。”

黄景行低头看画,他其实基本已经画完了。画板上的杨文昊低着头陷在沙发里,剩下的一些细节不需要去对照真人他也能补全。

“胃病也不是去年才开始的。”他在画中人的胃部上打了个叉,“2011年你就嚷嚷过胃疼。”

2011年的时候他们已经各自在北京有了房子,早就结束了一起北漂掏完房租身上加起来只剩三块钱的生活,去哪里都被人喊老师,跑巡演的时候十七八岁的dancers都称他们是OG。

巡演后半段杨文昊状态不好,大move做不了,solo之前还要喝红牛。黄景行从重庆站就开始问他哪儿不舒服,问到深圳站杨文昊才憋出一句胃疼。

“膝盖内积水,还有内侧韧带拉伤,咱们没毕业的时候就多多少少都沾上了。”黄景行在画中人的膝盖上连着打了三个叉,“半月板出问题是什么时候的事,你没和我说过。”

在现音的时候两个人就是练舞疯子。

杨文昊进现音晚黄景行一年,两个人交集并不多。其实整个现音里没几个比杨文昊个子高的,黄景行早就注意到这个大龄学弟了,他也不信杨文昊进现音之后没听说过自己。

现音到现在都流传着黄景行练舞把地板都跳漏了的传说,黄景行辟谣了无数次都无果。他是现音的标杆,在读时就是学校里名头最盛的学生之一,毕业后更是成了校园传奇。

第一次打招呼是在排练厅,黄景行在闷热的午后拎着面包机走进去,地板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几个练累了的学生,他一眼就瞧见了窝在墙角昏昏欲睡的杨文昊。杨文昊的皮肤比所有人都白,即使一言不发,也不会淹没在人堆里。

他摁开音乐,专心致志地练他的Robot动作。扭头的时候刚好对上杨文昊的视线,后者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还没彻底从困倦中挣扎出来,瞪着通红的眼睛看着他,像一只支棱着耳朵的兔子。

那个下午,聒噪的蝉鸣被音乐声敲击得支离破碎,黄景行休息的时候杨文昊走过来问了他几个popping相关的问题。具体问了什么黄景行已经记不清了,但他记得他撩起上衣擦了擦脸上的汗,想着这家伙个子怎么这么高,他记得那时的杨文昊跳的是hiphop,他记得他们的手臂在交谈之中轻飘飘地撞在一起,一个操着一口重庆普通话提问,一个操着一口温州普通话回答。

在他们相熟之后黄景行没有特意问过杨文昊为什么转跳popping,他们隐隐约约都能够意识到,在那个第一次打招呼的排练厅里,黄景行练习的第一个动作就勾起了杨文昊对popping的兴趣。

第二年暑假他们没有回家,彼时的北京房租还没高到离谱,他们在学校外面租了个房子,又从家具城淘了个kingsize的席梦思垫子和大松牌电风扇。

白天翻墙进学校练舞,晚上挤在一张床垫上,靠着电风扇那点儿微薄的风力度过了半个夏天。

年轻是真的好,翻了成千上百次的墙也不害怕受伤。

黄景行也是有伤的,他坐在校门口的烧烤摊旁,和杨文昊一人拿着一根中街老冰棍,互相冰敷彼此疼痛的膝盖。

那时他们刚结束一天的练习,背后是回归了宁静的校园和没有雾霾的北京夏夜,一个巨大的风扇支在烤炉上方,抽走了所有浓烟。

杨文昊盯着那个风力强大的风扇艳羡不已:“这个要是搬到咱们出租屋里,晚上就不会那么热了。”

黄景行吹了一瓶啤酒,视线顺着浓烟散去的方向一路往上飘。纯粹的快乐包裹着他,仿佛只要继续跳舞,就连天上的星星都能摘得到。

然而这一刻的他伸手能够抓到的只有杨文昊,他推了推杨文昊的胳膊,道:“昊子。”

杨文昊和他一起抬头往天上看,就那么一瞬间,御夫座阿尔法流星雨的第一颗流星在夜空中擦出一道亮眼的弧线。

接二连三的流星落了下来,黄景行不记得自己许愿时闭没闭眼睛,他觉得他闭上过双眼,又觉得他看得清记忆之中的所有星星。

那个夏天,他的愿望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

第一颗流星被他们纹在了手腕上。在梦想最需要去坚定的年纪,遇见一场流星雨,这样的故事一辈子只有一次。

他至今也没有问过杨文昊许了什么愿,却又清楚的知道,在他们相互支撑的这些年里,那个愿望一定已经实现。

九月份开学之后他们渐渐能接到一些对学生而言还不错的演出,在夜店和人battle时认识了许多北舞堂的朋友。高博冯正李琦,那么多热爱舞蹈的人聚在一起。在高博第一次提出舞佳舞的构想并邀请黄景行和杨文昊一起加入时,在北京连个厕所都买不起的他们却觉得自己在北京有了落脚之地。

就决定要一直一直跳舞了,跳一辈子。

第一次出国比赛也是一起,其实黄景行前一年就拿到了中国赛区冠军,结果签证办理出了问题,第二年才和杨文昊一起出国。

世界级赛事,对手是以往只能在网络视频里看到的人。比赛的前一晚,两个人在宾馆里翻来覆去。

他问杨文昊明天咱们穿什么衣服。

杨文昊问他咱们现在是应该练习还是保持体力。

最后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另一张床上堆满了选择困难的衣服。

杨文昊贴在他耳朵边说:“宝宝我想起咱们一起租房子的时候了。”

黄景行想起的却是他们第一次说话的那个下午,闷热,兴奋,并不熟稔的交谈,手臂在不经意间轻轻地撞在一起。现在他们的手臂紧紧贴着,不再有任何距离。

那一年杨文昊在八进四时输给了Gucchon。黄景行拿了他的第一个国际亚军,也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胜出之后被台下的观众起哄。

彼时的中法关系并不友好,黄景行胜了一位法国舞者,观众席中有嘘声,裁判席上的Salah起身,斩钉截铁地对观众说这是我们的判定,如果你们有问题,直接来找我。

那一刻,他脑海中以舞蹈为中心的世界变得更加广阔。

赛后两个人凑在一起总结了许多问题,不光是技术上的,还有一个舞者成熟的心态上的。

这么多年来他们早已数不清又因为舞蹈而出了多少次国,然而无论是参赛还是坐裁判席,都没有哪一次在心理上带来的触动能及得上他们一起出国的第一次。

人生就这么长,每一个有意义的节点,都和彼此交错在一起。

“半月板是有些疏忽了。”杨文昊认真道,“宝宝你最近做过检查没有,没做赶紧去,要不是刘畅拉着我去医院检查,我都没想到半月板磨损已经这么严重了。”

黄景行将画板放到一边,“你能成功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

其实黄景行身上的伤不比杨文昊少,他感慨的,更多是杨文昊的心性。

什么睡觉不锁门小偷进来把电脑偷走,什么钥匙落在The V工作室里,翻窗户进去把门打开之后,出来的时候又没拿钥匙。还有一年舞佳舞总部搬到了一个离杨文昊家特别进的地方,这人晚上睡不着就去公司的排练厅练舞,一直练到在排练厅里睡着。

那种带着童趣的心性,正面是放大所有的快乐,是和黄景行一起结束密室逃脱游戏之后在背景音乐响起时放肆地跳舞,是自己的潮牌服装做起来之后押着朋友们当模特然后承诺我送你们一辈子衣服;反面是藏起所有的不快,膝盖痛,没关系,状态不好,喝能量饮料,胃疼,不说。直到倒下了才爬起来嘱咐别的人去爱惜身体。

黄景行也从不张扬自己受过多少伤,但他没有想到这种不张扬被杨文昊做到了极致。

2013年杨文昊胃出血出到失血昏迷,送去急救时胃里几乎被血灌满,命差点没了。

可以探视之后黄景行站在病床边,医生嘱咐一句他点一下头。

狗屁电影里的高手都是我有内伤你们不知道。

做完手术之后的那几天杨文昊整个人都是灰白的,还有心情笑话黄景行脸上的胡茬。可是黄景行没有心情玩笑了,他说杨文昊,咱们才在一起跳了十年,你还想不想和我一起跳到老?

那之后杨文昊回重庆休养了大半年。他在北京的时候经常怀念重庆小面,结果回重庆之后还是吃不着,只能喝粥,吃药。不能吃刺激的食物,更不能跳舞,因为除了胃病还有并发的贫血。跳舞需要体力,而狗屁电影里的有内伤的高手贫血到爬个楼梯都头晕。

这一切不过是去年的事。

黄景行将杨文昊缠在膝盖上的腰果花头巾解开,隔着护膝摸了摸杨文昊的膝盖。

“高手,去年那一次就够了,你别再吓唬我了。”

他已经习惯了在自己生日的时候往杨文昊脸上抹蛋糕;习惯了每年jd中国区比赛不是自己和冯正一组对上杨文昊和林梦,就是自己和杨文昊一组对上别的舞者;习惯了自己遭人误解时杨文昊长篇大论地替他发声。纵然他们早已不再像少年时那样终日厮混在一起,同一舞种上也跳出了不同的风格,但在心灵上他们从未分离。

杨文昊休养身体的那段时间里,黄景行感受到了一种陌生的、后知后觉的恐惧。杨文昊用两条微博就揭过的生死一线,实际上在他们两个人的心头压了将近一年。

直到昨天,刘畅陪着杨文昊去医院之后在微博上感慨了一番后者伤痕累累的膝盖。黄景行飞回北京之后第一件事并不是问杨文昊怎么又受伤,而是夸奖他至少知道及时去医院做检查。

“你放心,年末还要一起排舞呢,我肯定好好恢复。”杨文昊从沙发垫底下掏出个iPad,“看电影吗?”

黄景行失笑:“都陪你看了五百遍周星驰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在看《回魂夜》时忍住不哭?”

“……你知道友尽两个字怎么写吗?”




夜色落下来,常威终于暴露了他会武功的事实,包龙星的衙门里一片鸡飞狗跳。黄景行扭头打量杨文昊的侧脸,恍然间仿佛回到了校园。挤在一起听音乐,挤在一起吃零食,挤在一起看姑娘,挤在一起抽烟。

一眨眼就是十余年。

看完电影之后杨文昊又拉着黄景行看了一遍MJ扮老头跳舞的视频,道:“等我状态恢复了我也拍一个扮老头跳舞的。”

“嗯。”

“到时候你扮成老奶奶。”

“……”

“我说和你一起跳到老,就一定和你一起跳到老。”


end

[DVD]不逃学威龙

左轮:

Dino & Viho

电影里的高手都是我有内伤你们不知道,还干掉了你们,那样比较屌。 ​

杨文昊第一次说这话的时候还没积攒出一身大大小小的伤,心气高又酷得不得了,痛啊累啊都默不作声咽进胃里——直到胃也出了问题,那些苦痛难再下咽,也无法再遮掩。

六月的北京已经可以窥见暑伏的高温,杨文昊觉得闷,视线在乱糟糟的房间里扫了半圈,最终落在和衣服堆在一起的空调遥控器上。

胳膊刚伸到一半,屁股还没离开沙发呢,坐在地板上的黄景行就掀了掀眼皮:“别动。”

杨文昊听话地坐回去,心下又觉得有些丢份儿,抓了个沙发抱枕往黄景行身上扔,念念有词道:“侏罗纪公园之击中霸王龙。”

黄景行敏捷地躲开抱枕,用铅笔敲敲画板:“给你画素描呢,你起来干什么?”

是的,SuperDino还会画素描。

滑板、拳击、美术、架子鼓等等等等,似乎没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好的。

还好他最爱的是舞蹈。

杨文昊指了指空调遥控器。

黄景行放下画板,跨过到处乱堆的衣服将遥控器捡了起来,“28?”

“26度吧宝宝。”

“行。”

再回去端起画板时,发现杨文昊已经换了八百个姿势,只有那条半个京城街舞圈儿都对他千叮咛万嘱咐千万要养好的腿一动不动。

黄景行一手转着笔,一手支着下巴,直勾勾地盯着那条腿。

良久,素以心灵鸡汤闻名微博的舞王难得言辞犀利:“不敢动了?你还知道害怕?”

杨文昊其实不怕的,黄景行给他带来的新护膝里面夹了钢板,感觉巨安全。

“没那么严重。”他将丢在沙发扶手上的头巾拿下来,缠在膝盖上,还打了个蝴蝶结,“我知道舞蹈寿命比舞蹈成绩更重要,不会再出现像去年胃出血那么严重的问题。”

黄景行低头看画,他其实基本已经画完了。画板上的杨文昊低着头陷在沙发里,剩下的一些细节不需要去对照真人他也能补全。

“胃病也不是去年才开始的。”他在画中人的胃部上打了个叉,“2011年你就嚷嚷过胃疼。”

2011年的时候他们已经各自在北京有了房子,早就结束了一起北漂掏完房租身上加起来只剩三块钱的生活,去哪里都被人喊老师,跑巡演的时候十七八岁的dancers都称他们是OG。

巡演后半段杨文昊状态不好,大move做不了,solo之前还要喝红牛。黄景行从重庆站就开始问他哪儿不舒服,问到深圳站杨文昊才憋出一句胃疼。

“膝盖内积水,还有内侧韧带拉伤,咱们没毕业的时候就多多少少都沾上了。”黄景行在画中人的膝盖上连着打了三个叉,“半月板出问题是什么时候的事,你没和我说过。”

在现音的时候两个人就是练舞疯子。

杨文昊进现音晚黄景行一年,两个人交集并不多。其实整个现音里没几个比杨文昊个子高的,黄景行早就注意到这个大龄学弟了,他也不信杨文昊进现音之后没听说过自己。

现音到现在都流传着黄景行练舞把地板都跳漏了的传说,黄景行辟谣了无数次都无果。他是现音的标杆,在读时就是学校里名头最盛的学生之一,毕业后更是成了校园传奇。

第一次打招呼是在排练厅,黄景行在闷热的午后拎着面包机走进去,地板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几个练累了的学生,他一眼就瞧见了窝在墙角昏昏欲睡的杨文昊。杨文昊的皮肤比所有人都白,即使一言不发,也不会淹没在人堆里。

他摁开音乐,专心致志地练他的Robot动作。扭头的时候刚好对上杨文昊的视线,后者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还没彻底从困倦中挣扎出来,瞪着通红的眼睛看着他,像一只支棱着耳朵的兔子。

那个下午,聒噪的蝉鸣被音乐声敲击得支离破碎,黄景行休息的时候杨文昊走过来问了他几个popping相关的问题。具体问了什么黄景行已经记不清了,但他记得他撩起上衣擦了擦脸上的汗,想着这家伙个子怎么这么高,他记得那时的杨文昊跳的是hiphop,他记得他们的手臂在交谈之中轻飘飘地撞在一起,一个操着一口重庆普通话提问,一个操着一口温州普通话回答。

在他们相熟之后黄景行没有特意问过杨文昊为什么转跳popping,他们隐隐约约都能够意识到,在那个第一次打招呼的排练厅里,黄景行练习的第一个动作就勾起了杨文昊对popping的兴趣。

第二年暑假他们没有回家,彼时的北京房租还没高到离谱,他们在学校外面租了个房子,又从家具城淘了个kingsize的席梦思垫子和大松牌电风扇。

白天翻墙进学校练舞,晚上挤在一张床垫上,靠着电风扇那点儿微薄的风力度过了半个夏天。

年轻是真的好,翻了成千上百次的墙也不害怕受伤。

黄景行也是有伤的,他坐在校门口的烧烤摊旁,和杨文昊一人拿着一根中街老冰棍,互相冰敷彼此疼痛的膝盖。

那时他们刚结束一天的练习,背后是回归了宁静的校园和没有雾霾的北京夏夜,一个巨大的风扇支在烤炉上方,抽走了所有浓烟。

杨文昊盯着那个风力强大的风扇艳羡不已:“这个要是搬到咱们出租屋里,晚上就不会那么热了。”

黄景行吹了一瓶啤酒,视线顺着浓烟散去的方向一路往上飘。纯粹的快乐包裹着他,仿佛只要继续跳舞,就连天上的星星都能摘得到。

然而这一刻的他伸手能够抓到的只有杨文昊,他推了推杨文昊的胳膊,道:“昊子。”

杨文昊和他一起抬头往天上看,就那么一瞬间,御夫座阿尔法流星雨的第一颗流星在夜空中擦出一道亮眼的弧线。

接二连三的流星落了下来,黄景行不记得自己许愿时闭没闭眼睛,他觉得他闭上过双眼,又觉得他看得清记忆之中的所有星星。

那个夏天,他的愿望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

第一颗流星被他们纹在了手腕上。在梦想最需要去坚定的年纪,遇见一场流星雨,这样的故事一辈子只有一次。

他至今也没有问过杨文昊许了什么愿,却又清楚的知道,在他们相互支撑的这些年里,那个愿望一定已经实现。

九月份开学之后他们渐渐能接到一些对学生而言还不错的演出,在夜店和人battle时认识了许多北舞堂的朋友。高博冯正李琦,那么多热爱舞蹈的人聚在一起。在高博第一次提出舞佳舞的构想并邀请黄景行和杨文昊一起加入时,在北京连个厕所都买不起的他们却觉得自己在北京有了落脚之地。

就决定要一直一直跳舞了,跳一辈子。

第一次出国比赛也是一起,其实黄景行前一年就拿到了中国赛区冠军,结果签证办理出了问题,第二年才和杨文昊一起出国。

世界级赛事,对手是以往只能在网络视频里看到的人。比赛的前一晚,两个人在宾馆里翻来覆去。

他问杨文昊明天咱们穿什么衣服。

杨文昊问他咱们现在是应该练习还是保持体力。

最后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另一张床上堆满了选择困难的衣服。

杨文昊贴在他耳朵边说:“宝宝我想起咱们一起租房子的时候了。”

黄景行想起的却是他们第一次说话的那个下午,闷热,兴奋,并不熟稔的交谈,手臂在不经意间轻轻地撞在一起。现在他们的手臂紧紧贴着,不再有任何距离。

那一年杨文昊在八进四时输给了Gucchon。黄景行拿了他的第一个国际亚军,也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胜出之后被台下的观众起哄。

彼时的中法关系并不友好,黄景行胜了一位法国舞者,观众席中有嘘声,裁判席上的Salah起身,斩钉截铁地对观众说这是我们的判定,如果你们有问题,直接来找我。

那一刻,他脑海中以舞蹈为中心的世界变得更加广阔。

赛后两个人凑在一起总结了许多问题,不光是技术上的,还有一个舞者成熟的心态上的。

这么多年来他们早已数不清又因为舞蹈而出了多少次国,然而无论是参赛还是坐裁判席,都没有哪一次在心理上带来的触动能及得上他们一起出国的第一次。

人生就这么长,每一个有意义的节点,都和彼此交错在一起。

“半月板是有些疏忽了。”杨文昊认真道,“宝宝你最近做过检查没有,没做赶紧去,要不是刘畅拉着我去医院检查,我都没想到半月板磨损已经这么严重了。”

黄景行将画板放到一边,“你能成功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

其实黄景行身上的伤不比杨文昊少,他感慨的,更多是杨文昊的心性。

什么睡觉不锁门小偷进来把电脑偷走,什么钥匙落在The V工作室里,翻窗户进去把门打开之后,出来的时候又没拿钥匙。还有一年舞佳舞总部搬到了一个离杨文昊家特别进的地方,这人晚上睡不着就去公司的排练厅练舞,一直练到在排练厅里睡着。

那种带着童趣的心性,正面是放大所有的快乐,是和黄景行一起结束密室逃脱游戏之后在背景音乐响起时放肆地跳舞,是自己的潮牌服装做起来之后押着朋友们当模特然后承诺我送你们一辈子衣服;反面是藏起所有的不快,膝盖痛,没关系,状态不好,喝能量饮料,胃疼,不说。直到倒下了才爬起来嘱咐别的人去爱惜身体。

黄景行也从不张扬自己受过多少伤,但他没有想到这种不张扬被杨文昊做到了极致。

2013年杨文昊胃出血出到失血昏迷,送去急救时胃里几乎被血灌满,命差点没了。

可以探视之后黄景行站在病床边,医生嘱咐一句他点一下头。

狗屁电影里的高手都是我有内伤你们不知道。

做完手术之后的那几天杨文昊整个人都是灰白的,还有心情笑话黄景行脸上的胡茬。可是黄景行没有心情玩笑了,他说杨文昊,咱们才在一起跳了十年,你还想不想和我一起跳到老?

那之后杨文昊回重庆休养了大半年。他在北京的时候经常怀念重庆小面,结果回重庆之后还是吃不着,只能喝粥,吃药。不能吃刺激的食物,更不能跳舞,因为除了胃病还有并发的贫血。跳舞需要体力,而狗屁电影里的有内伤的高手贫血到爬个楼梯都头晕。

这一切不过是去年的事。

黄景行将杨文昊缠在膝盖上的腰果花头巾解开,隔着护膝摸了摸杨文昊的膝盖。

“高手,去年那一次就够了,你别再吓唬我了。”

他已经习惯了在自己生日的时候往杨文昊脸上抹蛋糕;习惯了每年jd中国区比赛不是自己和冯正一组对上杨文昊和林梦,就是自己和杨文昊一组对上别的舞者;习惯了自己遭人误解时杨文昊长篇大论地替他发声。纵然他们早已不再像少年时那样终日厮混在一起,同一舞种上也跳出了不同的风格,但在心灵上他们从未分离。

杨文昊休养身体的那段时间里,黄景行感受到了一种陌生的、后知后觉的恐惧。杨文昊用两条微博就揭过的生死一线,实际上在他们两个人的心头压了将近一年。

直到昨天,刘畅陪着杨文昊去医院之后在微博上感慨了一番后者伤痕累累的膝盖。黄景行飞回北京之后第一件事并不是问杨文昊怎么又受伤,而是夸奖他至少知道及时去医院做检查。

“你放心,年末还要一起排舞呢,我肯定好好恢复。”杨文昊从沙发垫底下掏出个iPad,“看电影吗?”

黄景行失笑:“都陪你看了五百遍周星驰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在看《回魂夜》时忍住不哭?”

“……你知道友尽两个字怎么写吗?”




夜色落下来,常威终于暴露了他会武功的事实,包龙星的衙门里一片鸡飞狗跳。黄景行扭头打量杨文昊的侧脸,恍然间仿佛回到了校园。挤在一起听音乐,挤在一起吃零食,挤在一起看姑娘,挤在一起抽烟。

一眨眼就是十余年。

看完电影之后杨文昊又拉着黄景行看了一遍MJ扮老头跳舞的视频,道:“等我状态恢复了我也拍一个扮老头跳舞的。”

“嗯。”

“到时候你扮成老奶奶。”

“……”

“我说和你一起跳到老,就一定和你一起跳到老。”


end

沉迷撸猫吸崽的胡不归w:

SDC BATTLE赛三人掰头阶段石头应援条幅的神奇经历。

P1:廖博采访亮亮,杨问号不知道从哪儿捡到/抢来的石头后援会条幅,然后学长和他一起高举过头给石头应援。

P2:廖博采访石头,学长把条幅对折拿在手里,杨问号和小白在两边说话,估计在讨论条幅或应援吧。

P3:杨问号自己皮,然后给了学长(这个镜头没拍到,再拍的时候已经在学长手里了),学长全程拿在手里或放在旁边,妥善收好。

P4:掰头完大家一起上去跳了一段,嗨完后学长给杨问号展示完好无损的条幅,展示完就给他了。

P5:廖博宣布石头赢了,于是三岁的皮皮昊开心地拿着在石头面前晃了一圈,然后又在台子上晃了半圈,最后被地上的彩花吸引了,就不知道把条幅扔哪里了……

彩蛋P6:组队掰头那儿,石头和杨问号一起,刚进音乐大家大家一起配合。然后杨问号最开始没做手上动作,学长看了他一眼。之后有个顶跨的动作,其他人都正正常常严严肃肃的,他俩在那儿笑。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1V1时他俩顶跨踢人事件。哦对了,这个gif之后,杨问号是往对面滑步,他俩一直在对视,对视我没有单独截,然而全图>20M老福特不让发。

从应援条幅的经历我们可以看出,学长他们真的是对付杨问号的健忘和皮很有经验啊,直接拿过来给他放着,最后杨问号要用的时候再给他(虽然给了他一分钟条幅就消失了)。

脑补了一下对话。
学长:“条幅给我,我给你收着”
杨问号:“给你。”
学长“哒哒,看,你的条幅。”
杨问号:条幅没丢,嘚瑟绕场,开心应援。(啊真甜)

特别喜欢我们皓皓

舍不得